今天,我终于可以说“我的薪水比马云高”了
日期:2018-08-03 浏览

据悉,数字技术迅速发展的推动下,该数字合作高级别小组由来自政府、私营业界、民间社会、学术界和技术界各行业专业人员的20名成员组成,其任务是让数字化技术的未来更加安全可靠、更加有益于所有人,确保“人人享有安全和包容的数字化未来”。对于这种跨领域、跨国界合作的方式,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·古特雷斯先生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对记者说:“这是第一个此类小组。”

这已经不是马云第一次在联合国任职了,不变的是,年薪依旧是1美元。除了近年接受数字化未来的新职务以外,2016年初,马云被选为联合国“可持续发展目标”倡导者;2016年9月,他受潘基文邀请,担任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青年创业和小企业特别顾问。据报道,由马云连续两年出任的特别顾问一职,区别于联合国大使等虚职,职级别相当于“助理秘书长”。联合国任命书明确透露,该职务年薪为1美元。没有额外津贴,不参与联合国工作人员养恤基金。

据《福布斯》报道,在美国硅谷,拿1美元或更低的薪水,已经成为精英们必备的时尚之一。其中包括甲骨文的富豪拉里·埃里森、Facebook富豪马克·扎克伯格以及世界上最富有的女性之一梅格·惠特曼等。过去因为薪酬过高遭诟病的高管们,组成了硅谷的1美元俱乐部,得以绕过这个问题。扎克伯格身为Facebook的首席执行官,从2013年起开始每年只领1美元的年薪,并且放弃任何奖金。他表示:“我的确挣够了钱,所以我只需尽我所能做到最好,而不去管我的工资是多少。”

为什么会用七位数的薪水换来一美元?大多数人都心知肚明,对这些身价数百万、甚至数十亿的1美元俱乐部的成员们来说,放弃工资不是问题,他们的财富与公司股票和奖金密切相关。同时,一美元年薪表明首席执行官专注于公司的发展,提升公司股票。这种想法可以回溯到1997年,当时苹果公司的前首席执行官史蒂夫·乔布斯回到他共同创办的公司,凭借1美元的薪水,向所有人发出讯号——表明自己更专注于公司使命,致力于创造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公司。

从马云平常的发言来看,常将“责任”和“担当”放心上,视金钱如粪土,“使命感”二字似乎与他更契合。连社交平台上也不忘使命,他的微博名为“乡村教师代言人-马云”,个人简介也只有寥寥数字:“TNC(大自然保护协会)全球董事会董事马云”。据数据,他做的事并不算少:比如最近刷屏的阿里脱贫,消除贫困作为阿里巴巴战略性任务,已触达178个国家级贫困县。一年飞行800小时,走访33个国家和地区,为全球小企业奔走呼吁eWTP。

打三份工,拿1美元年薪,马云被冠以“联合国性价比最高员工”头衔。即将到来的九月份并不轻松,他作为新任命的数字化小组主席,将要参与第一次面对面会议,其共同完成的最终报告将在九个月内提交给秘书长。联合国表示,该小组预计将进行广泛的公众咨询,包括举办至少两次公开活动并通过9月启动的在线参与活动等方式实施一项公开进程,向全球征集意见。

温迪摩尔在律师事务所工作,她的话可以部分解释“1美元俱乐部”的存在,“这代表了年轻一代的一种心态,促进商界领袖之间的社会责任,所以其中一些人承诺放弃他们的财富,”或许也是马云在联合国任三职的部分动力。